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文学讲座 > 正文
此在主义下的诗歌异质美
发表时间:2015-02-03 作者:肖 阁 资料来源:略阳信息办 点击: 字体大小:[    ]
分享:

 

——读武靖东诗集《我,在此》有感

肖 阁

武靖东是当代此在主义诗歌流派创立人、代表诗人之一,陕西略阳人,系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诗歌月刊》《星星诗刊》《中国诗歌》《诗选刊》等刊发表作品200余首,著有诗集《我,在此》,诗作入选《中国此在主义流派诗选》,在诗歌创作中有很大的成就,是一位典型的由理想走向现实,由高蹈走向俗情的诗人。他与同仁创办民刊《此在主义》及其网络论坛,主张诗歌写作要“去口水化、去程式化、去意象化”,倡导诗歌语言“自主化”、形象“事象化”、思想“此在化”,掀起了一场反拨诗坛流弊的“新口语运动”。

 

《我,在此》是诗人武靖东的首部个人作品专集,收录了他20多年来写的绝大部分诗作和一些阐述此在主义诗歌美学立场的文章,是当代“新口语思潮”此在主义的开源之作、探索之作,也是研究中国此在主义诗歌流派的重要历史文献。他在《后记》中说:“本书的文字,形成了一个符号世界,它既是人人生在世的证词矩陈,也是我诗意地栖居的乾坤。我希望它能为人们增加诗意的正能量,希望它能遇到——心灵眼慧的——尊贵的知音。”因此,他的诗歌就是在写“人在俗世在的状况”,用个人化的、特异的汉语语言说方式(符号)来呈述诗歌。试想,在当代前卫诗歌思潮——新口语运动中,武靖东这位此在主义诗人,用“事象”来写作,反对“意象化”,“美文化”;用“自主语言”来言说,反对“口水化”,“程式化”;必将以他独特的声音、符号和行迹,成为一个时代的诗性见证和诗意的正能量。

在诗人的笔下,对异质口语美学的倡导、对事象化叙事的探索、对此在主义价值观的张扬,无不体现出此在主义的核心所在,诗人另辟蹊径,打开了口语写作的一种新维度。“换个手吧,换个脸/赤裸的姿势洗掉了身上的墓地/让医师从药瓶里出来/带上美,让浪尖/刻下浪费掉的血迹/给一望无际的孤独。一只只苍蝇爆裂在电路板中/我一边参考朝霞/一边穿衣,有些寒冷粘着我/我飞不起来/院子里晃动着一个稻草人/红光满面/正在单向地叫卖刚收的新米。”这是武靖东《晶体》中的诗句,呈现出了诗人的“俗世”与“此在”、“事象”与“思想”之间的关系和关联,有破有立,在诗歌中开辟了一种新的诗歌美学维度。

作为一个此在主义诗人,他认为诗不是抒情,不是言志,而是记事,是“用异质语言形态和事象对人在世体历的呈述”,主张自主语言,认为文学语言越个性化、越非理性化、越不规范化就越具有审美价值。“三月,向南和向北的树枝/各执一词/月光在采矿场东面的一个立体的上空发湿。/无意之间/林依娜把滚圆的、半裸的香气向前挪了挪/那朵桃花就被碰落。/宝城铁路这边的/南斗七星和河边的灯光/含含糊糊地说着什么。”这是他《春天的星夜之夜》的一首诗,对语言最大限度的深度开发,并遵循着某种“逻辑和理性”的,面向读者和呼唤读者,美依然存在,不仅此在,而且异质,更有聚合之语言美。

读武靖东的诗,深刻地体会到他的主张:在自己的生活中生活,用自己的汉语说话。边读边品,犹如和诗人在心灵上交流,游走在充满圣洁的理想主义中,诗自主,诗此在。“作为一个此在主义者,在诗歌写作上,我信仰此在主义”,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相信武靖东在此在主义下,诗歌的异质美定会久远不衰,在诗歌界熠熠生辉。

附武靖东诗作3首

 

《睡吧,一切已不复杂》

凌晨零点,我回到

平面,随后而来的,是一具裸体、一天雪花

鬼和神,让开了一些地方

宝成铁路线继续发热,两列火车

错位,仍很准时地洗掉了

两个反向的人。不要叫醒我,我起身

会碰歪从黑色中浮起的钟表

2004-12-23

(选自《星星诗刊》2005年第5期)

 

《雪》

三月中旬的一个清晨,我的手一阵肃穆

仿佛要从空中接过什么圣物

早于我的醒悟来到,三月中旬的一场大雪

光明和安静首尾合一

大雪来源于高处的孤独、高处的寒冷

今日,它要把它所保持的美好归于春天

它因此而伤疼累累,疲困不堪

三月的雪呵,最后至家的少年,心碎在门上的苍空

大地宽容着它:从迢遥的地方怀着至诚趋赴春天

它已脱离歧途而独有天地的英华

每片雪中聚有:发自江河的清气、取自日月的晶亮

蜕去污浊后的净洁、消除尘障后的轻灵

塔松 悟桐 白杨 桃花 麦苗……

请接受这最后的大雪授予我们的幸福

三月中旬的一个清晨,我的声音刚触及白雪

春天的热泪就滚到我的掌心

(选自1993年《延河》第10期)

 

《扎龙之鹤》

沿着阳光中的天梯 群群丹顶鹤

敛翼而下 仿佛行吟天涯的游子

回归故乡 它们降临在

大兴安岭南部的扎龙湿地

秋冬之季 星体向北方倾洒了更多的

温暖 浩大的山脉顶住了北来的风雪

向流徙的候鸟敞开胸怀的扎龙草原

成为丹顶鹤栖息的最好的居所

在欢跃的鹤群里 我是那忍不住

哭泣的一只!在黑夜中飞遍大地

谛听到白昼的笛音 却不知

它又缘何隐逝 头顶血红的灯盏

也仅仅照亮了自己

澄澈的湖泊 能溶尽我一腔的遗恨

游弋在润泽的光波里 我沐身净心

用羽毛汇集天地的灵气

鲜嫩的青草向我的翎羽传输着

甘美的浆汁 我嘶哑的歌喉

被花香抚慰 清风摇动的扎龙草原

像一个育养圣婴的巨大摇篮

宁馨的大自然使我日渐灿烂

扎龙草原 是我隐遁的福地?不

大兴安岭的雪光映照的宏阔苍穹

才是我唯一的归宿 我短暂的一生

将在高飞中度过

(选自诗人诗集《我,在此》)

【版权声明】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出自“略阳政府网站”并署原作者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