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文学讲座 > 正文
李汉荣:对文学,要永远怀着忠厚和虔敬之心
发表时间:2015-02-03 作者:李汉荣 资料来源:略阳信息办 点击: 字体大小:[    ]
分享:

在文艺创作方面,也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存在着抄袭模仿、千篇一律的问题,存在着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问题。低俗不是通俗,欲望不代表希望,单纯感官娱乐不等于精神快乐。精品之所以“精”,就在于其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追求真善美是文艺的永恒价值。艺术的最高境界就是让人动心,让人们的灵魂经受洗礼,让人们发现自然的美、生活的美、心灵的美。 (习近平)

对文学,

要永远怀着忠厚和虔敬之心

李汉荣(汉中作协主席)

完全由技术主宰的机械化文艺生产

缺少真诚和美感

技术的进步是好事,但技术不能滥用。作为有灵性、有情感、有思想的人,我们不能把所有事务都交给技术去处理。

比如,哲学的沉思,内心的静修,审美的创造,诗意的发现,这是只能经由心灵的沉浸、感悟、激赏和品鉴,才能抵达的境界。用黑格尔的话说,就是“诗(指一切文学艺术和审美活动)的原则是精神生活的原则,是把精神(连同精神凭想象和艺术的构思)直接表现给精神自己看……”意即:文学艺术的创造和欣赏过程,就是心灵的净化和升华过程。这个过程是不能也不可能由技术去替代和实现的。

但遗憾的是,我们却把本来要用情感和心灵去进行的精神事务,都交给技术了。一个由技术进行的冷冰冰的操作过程,一种机械运动和数字化运动,能产生真正的文艺作品吗?答案是否定的。

文学写作和诗歌写作,本来是最富于情感、灵性、思想和美感的,如今,许多也都交给电子技术来完成了。键盘上卡擦卡擦一阵敲打,大批量的“诗”就敲出来了,大块头的“作品”就敲出来了。这还算是好的,有不少所谓“作品”,干脆就对网上的海量文字和帖子进行快速复制、粘贴、组合,根本不用动情、动心、动脑子,只需滑动页面敲打键盘,就推出滚滚“文本”。这些由冰冷技术炮制的海量文字,这些没有体温、没有血液、没有眼泪、没有心跳的文字,它们还有多少真诚、美感和诗性?

“痛苦”这两个字,你一敲就出来了,很可能是你一边喝咖啡,一边嬉笑着敲出来的,或者是你误敲出来的,你本来是要敲“痛快”的,却从字库里自动蹦出了“痛苦”,你也懒得去改,那么,痛苦就痛苦吧;你无动于衷地敲着“感动”的话语,你心不在焉地敲着“忧伤”的句子,你毫无诗感地敲着层出不穷的“诗篇”……

泛滥的文字快餐和文化泡沫,

降低了受众的审美趣味和阅读品质,

也导致文学的贬值

技术把一切活动都变成了速度的赛场和比拼,包括与速度并无关系的心灵生活和文艺创作,也被拉入速度序列。一些所谓高产作家,特别是网络写手,竟然有人年产一二十部长篇小说,年产五六百万字(甚至更多),他一个人一年的文字产量,几乎是两千多部《道德经》、二百多部《论语》、六七部《红楼梦》,超过鲁迅一生的全部著作。许多写手,一个人一生的产量将高达数亿字。可以想象,在网络市场和图书市场,堆积了何等规模的文字泡沫和垃圾?

有人还发明了写诗和填词的软件,可在电脑上自动写诗填词,速度之快、产量之高,可以把最有想象力的李白、李贺们吓晕吓傻,乃至吓死。我也试过这种写诗软件,好家伙,不到半小时,我就“写”了一百多首“诗词”。一些所谓网络诗人,用写诗软件,一个人一月就能敲出将近十万首诗词——《全唐诗》才一共收录唐诗五万余首,他月产十万首,他一个月就写出两个唐朝的诗!他一年的诗歌产量竟然超过我国五千年诗歌总和的若干倍!这样的“诗”可读吗?这样的文字里会有多少精神含量和文学价值?被誉为“文学中的文学”“语言中的语言”的曾经高贵的诗歌,被技术如此操作和戏弄,真是可叹。

我想,这样的所谓高产,并非由于写手们有着丰富的精神世界和卓越才华,并非他们比那些真正的大师有了更多的高贵的忧伤、更深邃的生命体验和更多的诗的灵感——绝不是的,而仅仅是:他们有了更快速、更便捷的文字处理能力,以及更强烈的占领市场的名利冲动,还有敢于戏弄文字与文学的胆量和技术手段。当然,不否认他们也有着对文字的敏感和聪明,包括他们的电脑配置也是过硬的,从而为文字垃圾的批量高产提供了精良的技术平台。

所以,这些年,我从汹涌泛滥的出版物里,从太平洋般浩瀚无涯的网络里,却很少读到真正让人感动、感念和感激的文字——真的,能读到一篇诚恳、纯粹、有深度、能触及心魂的文字,人会对这文字生出感激的。而那种能让人安静下来、深沉下来的文字,那种清洁、忠厚的文字,更是少见了,因为操持文字的人,是越来越不安静、不深沉了,也不大在乎清洁了,忠厚更是稀缺之物,因为据说“忠厚是无用的别名”,谁又甘于忠厚而致无用呢?可是,忠厚的文字才是心灵的粮食,而意在吸引眼球、博取名利或别有用心的那些自恋、戏弄、逗乐、暴戾、奸诈、恶搞的文字,有的是方便面、炸薯片、麦当劳,有的则是地沟油和毒奶粉,偶尔充饥可以,误食一两次也不至于立即毙命,但如果做了主食,就会造成缺钙贫血、胃口扭曲、虚胖浮肿,甚至会致病、致死的。很遗憾,人们越来越远离优秀的经典和有营养的好书,越来越没有耐心坐下来安静地面对一本书,也越来越失去了对自己母语的良好语感和美感,对庄重优美的母语里蕴涵的那份含蓄、隽永、高贵、诗意,渐渐丧失了感知和感受的能力。因为,长时间狼吞虎咽网上那些快餐文字和垃圾文字,就把许多人对母语的语感、美感、诗感给磨钝了、扭曲了,甚至干脆取消了,除了对恶搞、粗俗、暴戾有感觉,别的都没啥感觉了。多少人就这样把自己的身心全天候地交给了电子设备,交给了手机,交给了碎片化、快餐化、娱乐化、八卦化的所谓“浅阅读”、“微阅读”。于是,方便面、炸薯片和麦当劳,甚至地沟油和毒奶粉,成了许多人的精神主食。

在技术化、数字化、市场化面前,从事文学和艺术的人,应该保持自己精神、情感和人格的主体性和独立性,这样创造出的作品才具有人文品格和审美品格。可是,遗憾的是,许多从事文学和艺术的人,其人格也被技术、数字、市场异化和绑架了。结果是,艺术变成了技术化的产物,美感变成了数字化的修饰,人格变成了市场化的奴仆。技术化、数字化、市场化的人还忠厚吗?技术化、数字化、市场化了的写作者、从艺者,还有对文学、对艺术、对精神境界、对审美品格的那份忠厚和虔敬吗?

走慢些,等等灵魂

“慢慢走,欣赏啊”——古希腊哲人这样提醒人们。路上的风景,是为漫步者,而不是为狂奔者准备的。

“走慢些,等等灵魂”——犹太智者的叮咛,让我们醒悟:省略了过程,而只为猎获功名利禄的追逐者和暴走者,早已丢了灵魂。只有慢下来,我们才能带着灵魂上路。

细致的体验,打捞着遗失的生命感觉,填充着被抽空的世界,也拖慢了世界变化的速度。让世界变大、变慢、变软、变深的东西,往往都是好的。

在此我想起了一位生活在当代的慢的、古典的人: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瑞典八十多岁的老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他用60多年的时间仅写了160余首诗,平均年产不到三首诗,他用微妙、纯粹和独特的心智和语感,捕捉和记录深湛的生命体验和诗性经验。他的写作,是古典的、手工的、节制的,是缓慢而真诚的。我对他的缓慢和高质量的低产,怀着尊敬。

前些天重读陶渊明,很羡慕他的“鸡鸣桑树颠”,“采菊东篱下”。我当然知道鸡鸣声已经离我们很远,“桑树巅”也已被房地产商拆迁了,修了房子;我也没有了可以种菊种豆的东篱。但我还是想过一种手工的生活,一种带着古典气息的慢生活,虽然这不大可能,但手工写作还是可行的,它使生命的速度和文字的速度慢下来,安静下来,也浑厚起来。在这个被海量文字泡沫和信息垃圾层层覆盖和掩埋的星球上,文字已经严重过剩,廉价的快餐化写作也已泛滥成灾,一个写作者若还痴迷于追求所谓的高产和著作等身,已经成为笑话。

我们多么需要在泛滥的文字泡沫里,打捞出深邃的情思、纯正的母语和精致的文本!只有把最好的东西写出来,才能真正恢复写作的价值和尊严。我想,写慢些,写少些,但一定要写好些。我想恢复古典时代那种慢的、精耕细作的、节制的、真诚的、忠厚的、手工的写作,以手写心,字从心出,那带着心跳和体温的文字,慢慢地出现、成形,慢慢地落在安静的纸上。这样的文字,能让人感到心的痛痒和温热,能让人回到幽微而浩茫的内心。

(作者系汉中市文联副主席、市作协主席,刊载于2014年10月28日《汉中日报》)

【作者简介】李汉荣,1958年生,著名诗人、散文家。笔名牧童、林中河,陕西勉县人。1982年毕业于陕西汉中师范学院中文系。曾任略阳县一中教师,调任略阳县司法局副局长,自愿辞官到略阳文化馆当馆员,后调至《汉中日报》社当编辑至今。历任中学教师、司法局副局长、文化馆副馆长,陕西《汉中日报》高级编辑,陕西省政协委员,汉中市文联副主席、汉中市作家协会主席。1984年开始发表作品。199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诗集《驶向星空》、《母亲》、《想象李白》,散文集《与天地精神往来》等。获各类奖项50余次。作品入选近百部选集。

图片集:李汉荣在略阳

 

【版权声明】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出自“略阳政府网站”并署原作者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