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诗词歌赋 > 正文
宋朝张方平和他的兴州诗
发表时间:2016-02-25 作者:石志刚 资料来源: 点击: 字体大小:[    ]
分享:

宋朝张方平和他的兴州诗

石志刚

张方平(1007—1091),字安道,号“乐全居士”,睢阳(今河南商丘)人。景祐元年(1034),中茂才异等科,任昆山县(今属江苏)知县。又中贤良方正科,迁睦州(今浙江建德东)通判。历任知谏院、知制诰、知开封府、翰林学士、御史中丞,滁州(今属安徽)、江宁府(今江苏南京)、杭州(今属浙江)、益州(今四川成都)等地长官。

英宗赵曙立,张方平迁礼部尚书,知郓州。神宗即位,除参知政事,与王安石政见不合,又转徙中外,以太子少师致仕。哲宗元佑六年卒,年八十五,赠司空,谥文定。其事迹可见于《东都事略》卷四七、《宋史》卷三一八列传第七十七、《古文观止》中苏洵“张益州画像记”文,或《续资治通鉴》卷第六十七等史料记载。

据《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百七十六记载,宋仁宗至和元年(1054)七月,张方平以户部侍郎知益州(治今四川成都)。在成都任上,他向朝廷举荐雷简夫知雅州(今四川雅安市)。后雷简夫擢升三司盐铁判官,累迁尚书职方员外郎。雷简夫能诗善文,兼长书法,其中今略阳和徽县之间大石碑处的《新修白水路记》摩崖石刻,俗称“大石碑”,刻写于北宋嘉祐二年(1057年)二月六日,即由雷简夫撰文并书。

雷简夫在雅州任上,又向张方平举荐“三苏”,即苏洵、苏轼、苏辙父子三人。《苏辙集·苏颍滨年表》:“是春,辙父子三人同游京师,过成都,谒知益州张方平。方平一见,待以国士。”三苏经张方平举荐,一入京师,便名满天下,成为北宋文坛上的三颗巨星。其后,功成名就的苏轼和苏辙,又为兴州(治今陕西略阳)太守晁仲约重开兴州东池作诗祝贺,极大地提高了兴州的知名度,也为兴州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这不能不说也有张方平的些许功劳(参见笔者另文《兴州东池诗话》)。

张方平工诗文,有《乐全集》四十卷、《玉堂集》二十卷传世。《全宋诗》第6册卷三○五—三○八第382—389页存其诗四卷计297首。宋仁宗至和元年(1054)七月,张方平自滑州知益州时,经行故道,越散关,过凤州、两当、河池、越青泥岭,至兴州,再过飞仙岭、嶓冢山、剑门关到达益州。沿途写下了很多纪行诗,现将其在兴州境内所做的五首诗的内容及所涉及的地望简要介绍如下:

青泥岭

斗峻凌霄出混茫,东西秦蜀此分疆。

萦纡断涧千寻曲,回合危峦万叠苍。

烟外孤村通鸟径,云间盘道绕羊肠。

朝家方面非轻寄,何事徘徊望故乡。

青泥岭位于兴州长举县(治在今陕西略阳县白水江镇长峰村)与凤州河池县(今甘肃徽县)之间,因山高雨频,道路泥泞而著称。嘉靖《略阳县志》载:“青泥岭,(略阳县)西一百五十里,悬崖绝壁,遇雨行人恶其泥泞。”《元丰九域志》载:“兴州(治今略阳县)有青泥岭,山顶常有烟云霰雪,中岩间有龙洞,其岭上入蜀之路”。《郡国志》载:“青泥岭,在兴州长举县西北接溪山东,即今通路,悬崖万仞,上多云雨,行者屡逢泥淖,故名青泥”。《元和郡县志》载:“青泥岭,在兴州长举县西北五十三里,接溪山东,即今通路也。悬崖万仞,上多云雨,行者屡逢泥淖,故号为青泥岭。”

经行青泥岭上的古栈道——“青泥路”,就是故道上最为险峻的地方,素以高峻纡曲,泥淖难行而闻名于世。唐宋时期,故道为大官驿路,求仕的学子、戍边的隶卒、赴任的官宦、游历的旅人、贩易的商贾等,都要经行青泥岭,留下了很多描写青泥岭的诗文。

张方平的这首诗,极言青泥岭山高路险,道路盘曲。面对眼前萦纡断涧、万叠危峦、羊肠鸟道、孤村云烟的景象,一股莫名的相思之愁顿时涌上心头。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张方平此番过青泥岭后一年,即北宋至和二年(1055),利州路转运使,主客郎中李虞卿,向朝廷请求新开绕过青泥岭的白水路,以便公私之行,未等到朝廷答复,即于次年(1056),联络凤州河池县(今甘肃徽县)令王令图、长举县(治在今陕西略阳白水江长峰村)令商应祥等地方官员,一同预画财费,督领兵卒民夫数百人,因山伐木,凿岩建阁,于年底完成了沿白水峡的新路——白水路。为褒扬李虞卿修路的功绩,著名书法家雷简夫于北宋嘉祐二年(1057),撰文以记并立碑示后,这就是闻名遐迩的“新修白水路记”石碑,俗称“大石碑”,现仍立于徽县与略阳交界处的瓦泉村路边石崖之上。

鱼关诗

中流石埭隐如槌,

鼓鬛徜徉此复回。

春水渐深沿泳快,

为传尺素锦江来。

鱼关即现在的甘肃徽县虞关(镇),位于徽县南部嘉陵江畔,西南与陕西略阳白水江镇交界,为宋代以前故道上的一座著名的关隘。唐代时,鱼关为兴州长举县辖地,西南距长举县治20余里。南宋以后,由于道路的变迁,吴玠在长举县城和鱼关之间构筑仙人关以拒金人,在鱼关设粮料院、转运使。《宋史·杨巨源传》载:“杨巨源为凤州仓官,分差鱼关粮料院,移监兴州,合江赡军仓。”明代郭从道《徽郡志》与民国版董杏林《徽县新志·要道》载:“鱼关,铁山西南麓。唐置鱼关驿,为蜀口要隘。宋曰虞关,设转运使于此。明为巡检司治,清初裁缺。”南宋以后,“鱼关”逐渐被同音讹变为“虞关”。新中国成立前后,虞关是嘉陵江上游一处重要的渡口。

张方平的这首诗中有一自注:“青泥驿西二十里,危峦叠嶂,曰鱼关山。小亭临嘉陵江,江有石关,水从石罅迸流,鱼不可过,故以为名。春夏水大没石,鱼行无碍矣。”这段文字源于当地的一个传说,详细解释了“鱼关”地名的来历。其诗句即描述了这个传说故事,同时诗人也急切盼望“春水渐深”,鱼儿过关快游,能将侬智高没有进攻四川的消息传回四川去(参见以下《飞石阁》诗)。

药水岩诗

灵泉一派蜀江通,源出苍崖古洞中。

乳滴云根苔臼满,药成仙灶石中空。

琼缨珠络千岩雷,瑶瑟琅箫万壑风。

杯勺巳忻清病骨,刀圭敢望变哀容。

药水岩又名药水洞、朝阳洞,位于兴州长举县城与白水江镇之间,嘉陵江北岸的山沟中,东距长举县城2公里左右。这是一处天然岩洞,洞口高可十数米,一股清泉自洞顶的钟乳上喷涌而下,落入下面莲花状的水缸之中,珠玑四射,薄雾袅袅。乡人世代相传,饮之能疗疾。又传唐时,幼年的武则天身有不适,遂慕名来此沐浴,很快康健,且愈发容光焕发、楚楚动人,后人遂在此建庙以祭,以后历代多有修葺。

嘉靖《略阳县志》“古迹”条载:“药水洞,(略阳县城)北一百二十里白水江山崖上。”雍正《略阳县志》“山川”条载:“朝阳洞,北一百二十里白水江边悬崖间。一名药水洞,洞中佛宇庄严,内有钟乳、有天然石莲花。盆承石上,不溢不涸,左壁瀑布十余寻,奇观也。又雷洞深不可测,中殷殷有声。风洞外狭内广,风出或和或肃。雨洞则嵌空玲珑,顶覆千叶玉莲,四时倾泻,竟指为胜慨矣。”道光《略阳县志》卷之一“山川”条:“药水洞,在北百二十里白水江边悬崖间,有佛宇,其内有钟乳石莲花盆承石上水,饮之已疾。左壁瀑布十余寻。又雷洞深不可测,中殷殷有声。又风洞外狭内广,时有风出。又雨洞则嵌空玲珑,顶覆千叶石莲,有水四时倾泻,传为胜慨。采访药水洞在两山夹缝之处,有岩阿上悬三乳,有孔滴清水,旱祷,有雨则滴浊水。下有泉似瓮,深二三寸,见水入不见水出。相传昔人有疾,饮之即愈。康熙二十九年修葺。”《略阳乡土志》“山”条载:“药水洞,在北百二十里。山腰一洞,三乳悬滴水珠,相传病人饮之能愈,故县志云‘药水悬晶’。”此处所言之“药水悬晶”,是略阳古八景之一,收载于雍正版的《略阳县志》中。

张方平的这首诗描写的就是这处胜景,并极言其疗效显著,杯勺即可欣病。在诗中作者自注“时甲午十月二十三日。”即北宋至和元年(1054)十月二十三日。

值得一提的是,在当时的兴州顺政县(今略阳县)南灵岩寺,也有一泉从山崖间流出,饮之能疗疾,灵岩寺亦称药水岩。道光《略阳县志》载:“药水岩,在南七里嘉陵江边上……洞门有泉能疗疾……两洞之间有一泉西流入嘉陵江,谓之药水,饮之愈疾。”然而,考诸灵岩寺的“药水”,自两洞之间的山崖处流下,因此,称其为“药水崖”似乎更为妥帖,而张方平诗中的“药水”,则“源出苍崖古洞中”,明显不同于灵岩寺的“药水”,且其中的“乳滴”、“云根”、“仙灶”、“琼缨”、“珠络”等景象,及“千岩雷”、“瑶瑟”、“琅箫”等声响,都同县志中的记载一致,因此,这首诗作于长举县药水岩无疑。另外,宋朝诗人李新经行兴州,游览灵岩寺也曾作《药水岩》诗,读者可参考。

飞石阁

蜀道循山多险巘,

行人独此策征羁。

人情多为虚名怯,

鹤唳风声走老氐。

“飞石阁”作为地名,在略阳历代县志中都没有记载。本诗的原标题中,则既包含了其位置,更详细解释了其来历。其标题为:兴州长举县西二十里,阁道立表曰“飞石阁”,告往来急度勿停。予赴益部,兴州将吏来迎,皆至长举。因访老吏飞石之状,云:“昔尝有之,亦飘风暴雨之时也。”予望山顶,皆已垦耕而行人熟虚名,至是皆驰过,因成一绝。

这首诗的标题较长,从其内容看,飞石阁是长举县西的一处栈道(阁道),刮风下雨时常有飞石伤人,因此在该阁道处立有一块警示牌“飞石阁”,告诫往来行人注意落石,快速通过。

嘉靖《略阳县志》载:“长举废县,西北一百三十里。”“白水江,西一百二十里。”“石门梁,西九十里。”由此可见,白水江在长举县西十里处,则飞石阁当在白水江与石门梁(现在的封家坝)之间。现场查勘并访问耆老,笔者认为当在江镇九家山对面处。这里山势陡峭,绝壁百仞,栈道高悬,转过弯即是石门(封家坝),由此入麻柳塘沟,再翻越大八渡山,下烟洞沟,过枸林驿、吴家营即可到达略阳县城(参见笔者另文《江镇古栈道遗迹》)。

诗中所谓“人情多为虚名怯”实有所指。据《宋史·张方平传》记载,张方平由滑州改任益州,当时有闻侬智高据南诏将犯蜀境,朝廷急调陕西四路兵马入川,并催促张方平尽快上任。张方平在上任的路上,但见沿途的百姓人心惶惶,风声鹤唳;趋蜀的兵卒行色匆匆,络绎不绝。张方平认为这纯属谣言,于是沿途遣返调往益州的兵士并安抚流亡的百姓。至成都以后,又以上元灯会,开城三日,蜀民始安。最后证明,官府及百姓的确是为虚名所怯,所谓的侬智高入寇四川纯属谣传。

飞仙岭阁

苍崖老树云萝合,

绝涧惊湍阁路高。

羽驾飊轮殊惚悦,

依程缓辔未为劳。

飞仙岭位于略阳县东南四十里,接官亭镇南侧陈平沟内的陈平道上,是接金牛道入川之大道,相传建于三国蜀汉时期。又传唐天宝十三年,青城山道士徐佐卿前往长安沙苑途经这里,但见此处山奇水异,栈阁林立,古洞幽森,乃洞天福地,于是歇足数日,在此修道,不料却偶成正果,羽化升仙,驾鹤而去,后人遂将此地称为飞仙岭。

《方舆胜览》载:“飞仙岭,在兴州东三十里,相传徐佐卿化鹤跧泊之地,故名飞仙。上有阁道百余间,即入蜀路。”朱熹批注《通志》云:“飞仙阁,在今汉中府略阳县东南四十里,或云即三国时马鸣阁,魏武所谓汉中之咽喉。”《华阳国志》载:“诸葛亮相蜀,凿石驾空为飞梁阁道。”《永乐大典》·卷 11981“飞仙岭”条载:“飞仙岭,有阁道百余间,横之半空,即入蜀大路也。此路旧由西县过,经由沮水,宋太平兴国五年(980)移改于是岭”。

过飞仙岭经陈平道接金牛道入川,比向东走沮水道经西县 (今陕西勉县 )入川可节省近三日行程。因此,此道自开通以来,行人络绎不绝。唐时卢照邻、苏颋、杜甫、温庭筠,宋时的张先、赵抃、李新、石介等文人及官宦入蜀经此皆有诗作。

张方平的这首诗,以“苍崖”、“老树”、“云萝”、“绝涧”、“惊湍”等景物,描写飞仙岭“阁路”的苍凉和艰难。诗人坐在车上,摇摇晃晃,恍恍惚惚,但心情却极为放松,因为,按照行程计算还不算慢,那就放松缰绳慢慢地继续前行吧。

张方平镇蜀后,除了举荐雷简夫和“三苏”外,又奏免横赋四十万贯匹,减兴、嘉、邛州铸钱十余万,深受士民爱戴。嘉佑元年(1056)八月,升任三司使。嘉祐六年(1061),任秦凤路经略安抚使,兼秦州知州。期间,曾因军务往返兴州,曾作《乱石溪》(疑在今康县白马关西乱石沟)、《杜鹃》(自注“过兴州入青阳峡即多杜鹃,当冬月不闻此鸟声,蜀人云杜鹃饮春水即啼,静夜晓月更凄切,入秋即无声”)、《青阳峡》(疑在今甘肃西和县境内)等诗(存疑)。

【版权声明】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出自“略阳政府网站”并署原作者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