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散文杂文 > 正文
李汉荣先生散文《河流,我的医生》
发表时间:2017-02-03 作者:李汉荣 资料来源:汉中日报 点击: 字体大小:[    ]
分享:

  河流不住地说话,河流在说什么呢?我在河边住了几十年,听着河流的话语长大,如今正在变老。我快老了,话也少了,河流还是那么健谈,那么爱说话。我听着河的话,从来不烦,对爱说话的河流,我没有过一丝一毫的烦。相反,若是有一天没听见河流说话,这一天我就很烦,特别是听着让人很烦的人话,我就烦上加烦,也许是我的修行不到家吧?人家喜欢说那些似是而非的是非话,人家高兴做那些似是而非的是非事,你烦什么呀?这时候,我就要赶紧抽空跑到河边站一会儿,有时就跳进河里洗一个澡,游一阵泳,仰起身子平躺在水面上顺河漂一阵,经常的办法是陪着河流走好远的路,听着河流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的话语,我心上的皱褶就渐渐舒展了,人也变清灵了,变敞亮了,变宽阔了。
 

  几十年里,我也遭过罪,受过苦,我没有哪一天是轻松度过的,但是,我没有自杀,没有得抑郁症,还算身心健康地活着。我,一介草民布衣,当然不会有什么保健医生,也没有什么心理医生,来为我的身心健康服务。但是,这样说是不对的,与事实不符,这样说有些忘恩负义了。我是有自己的保健医生和心理医生的。这位医生经历丰富,阅尽沧桑,涵养深厚,却心地清澈,懂阴阳之理,有天地之德,学问渊博,医道高深,是诗人,是哲人,也是医者。我私下请他做我的诗学导师、哲学教授,同时做我的保健医生和心理医生已有几十年了,他分文不取,全是义务施教,免费行医。
  这位医生有些年岁了,至少五十万岁以上了吧,这位医生,当然你叫他医圣也行,这位医圣姓河,名字叫:流。他就住在离你、离我都不远的地方。
   (2016年12月13日 汉中日报) 

 

【版权声明】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出自“略阳政府网站”并署原作者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