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散文杂文 > 正文
散文《我妈做的手擀面》 /王印明
发表时间:2017-02-03 作者:王印明 资料来源:汉中日报 点击: 字体大小:[    ]
分享:

华灯初上,霓虹闪烁。在背街小巷的道路两旁,便有摊主撑起一根根斜斜的竹竿,上面挂一只红灯罩的电灯泡,远远望去,有点像孩童时乡下过事的样子。这道风景下面,立了一块醒目的招牌,大大方方地写着:擀面条。或许是条件的反射,竟回想起了我妈做的手擀面。老家在汉中盆地,是鱼米之乡。但那时水利不发达,加之又地处丘陵地区,仍以盛产小麦为主,因而,从小就养成了吃面的习惯。其实,并不是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大米只能做稀饭和蒸饭,自然显得有些单调。而面食可做好多种,如拌汤、摊馍、揪面片、擀面条、水饺、蒸馍等。我妈就善做面食,把它视为事业,让一家人的味觉得到了享受。记忆中,我妈最拿手的是擀面,几天吃不到,心里就发慌。于是,我常常软磨硬缠,要吃擀面条。汉中最盛行浆水面,因此,平日里能吃到浆水擀面就不错啦。要是家里来了客人或过节,弄些臊子,再倒点醋,拌上红红的油辣椒,用筷子一挑,不吃,看着都快要流口水了。

做擀面主要是两道工序。一是和面,二是擀面。先说和面。要加入适量的水,用手搅拌均匀,放在面盆里醒着。一般来讲,和面都用凉水,但冬天太冷,就要适当兑点温水,至于是什么道理,我妈说是前人传下来的。少顷,面醒好了,就可以揉面了。像在搓衣板上洗衣服的样子,始终重复着同一个动作,一遍又一遍地把面揉成条状,再打折揉,直到把面揉着光溜溜的,就算揉好了。也许,正是这一个又一个动作的叠加,才诞生了一种劳动的美。

再说擀面,农村人用的是大案板,擀面的时候,要一边擀一边转,面才能被擀成圆形。这是个技术活,擀杖要前推后移,不停地撒上面扑,免得粘案板或擀杖。伴随着擀杖撞击案板的节奏,我妈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这哪像劳作,简直是在营造着音乐的气氛。

当面擀的纸一样薄的时候,把面一层一层地对折。切开,可长可短,可宽可细,用手提起来一抖,面便像开了花。我曾仔细地观察过,每当这时,我妈也洋溢着笑容,那是一种向劳动成果的最好表达。

每逢这时,我们姊妹四个就不离左右,始终围在锅台边,小脑袋像燕子一样不停地往锅里瞧,看面条煮熟了吗?母亲咋能不了解我们的心思,像没看到我们的存在一样,一丝不苟,不慌不忙,有条不紊地将热气腾腾的面条放在家里唯一的一张四方桌子上。我们就迫不及待狼吞虎咽地下了肚。那时,我们还小,我妈说,原汤化原食,她总不忘让我们喝几口面汤。不知为什么,我们吃起来,面是筋的,汤也是香的。看我们吃饱了,我妈露出了幸福的笑意。但我分明感到,只有等我们吃好了,我妈才愿意最后吃。在那样清苦而拮据的日子,我妈总是想方设法让一家人勉强度日,生怕哪一个吃亏受罪。现在,我妈不在了,但她言传身教,把这种精神却传给了我们。在当今这个浮躁的社会,这比啥都重要。我站在马路对面许久,如梦初醒般地终于走了过去。要了一碗擀面条,但怎么也吃不出我妈做的味道,是我们的味觉发生了变化,还是有一种记忆和乡愁在里面呢?

【版权声明】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出自“略阳政府网站”并署原作者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