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散文杂文 > 正文
散文《外婆的年三十》 /王全纲
发表时间:2017-02-03 作者:王全纲 资料来源: 点击: 字体大小:[    ]
分享:

王全纲

   我还是很小的时候见过外婆,那时她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牙也掉光了,吃饭时食物要在嘴里囫囵几圈才能下咽。我们一帮碎娃还经常恶作剧,拿着木棍挠外婆的胳肢窝,外婆抓不住我们,便是一顿嗔骂,我们则哈哈笑着跑开。外婆是裹足小脚,据说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人坯子,这是后来听母亲说的。我母亲和舅舅相差十多岁,外婆外爷有生之年一直是跟母亲过的,据说舅舅一直不肯原谅外爷。
   我没有见过外爷,据说他一直留个山羊胡须,和堂屋墙上挂着的某位导师的胡须很相像。外爷是个篾匠,是个手艺人,经常在外揽活,外婆就做些蒸馍到街上去卖,补贴家用,他们没有土地,房屋是租住的,按现在的说法,应该属于小工商之类吧。就在我舅舅出生不久,一天外爷给外婆说,我想出趟远门,想多挣点钱,好置办自己的房子,年三十把猪头肉做好,我那天必定回来。我想当时的外婆一定是泪眼婆娑,踮着小脚依依不舍的送走了外爷。
   这一年年三十,外婆做好了猪头肉,烫了一壶包谷酒,精心梳理打扮一番,满心欢喜的等着外爷回家过年。从太阳落山等到鞭炮销声匿迹,从三更等到天亮也不见外爷的身影。外婆不甘心,一直等到正月十五大年都过了,也没有外爷的消息。第二年的年三十,外婆做好猪头肉,烫好酒,依然没等到外爷。就这样,外婆一直等了10年。这10年,外婆拉扯我的舅舅,经历了无数的闲言碎语,用擀面杖打跑了无数的青年后生的骚扰,应对了无数的欺诈和敲诈,面对国军部队过境哄抢,她用瘦弱的身体紧紧地护着我的舅舅……
   一天(10年后),外爷回来了。母亲说,外爷回来的时候是下午,10岁的舅舅在家看门,外婆在磨房磨面。外爷要进门的时候,我舅舅不让进。邻居看见了,对我舅舅说,娃呀,这是你爹。舅舅长那么大,没见过爹,这时他兴奋异常,气喘吁吁地跑到磨房去告诉我的外婆,说妈,爹回来了,爹回来了!外婆抡起巴掌,打了舅舅一耳光,说,你没有爹,然后眼泪就扑簌簌下来了。
   后来,外婆当然不可能轻易原谅外爷,最终,在外爷多日的忏悔和亲友们的竭力劝说下,才和好如初,而且,外爷再也没有出过远门,再后来,才有了我的母亲。外爷外出的10年究竟有些什么故事,我们至今不得而知。
   此后,每年的大年三十,外婆总会做好猪头肉,烫好酒,这似乎成了一种习惯。就这样,外婆的年三十,从母亲的诉说中,清晰呈现在我们的记忆。 

【版权声明】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出自“略阳政府网站”并署原作者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