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散文杂文 > 正文
(散文》王富沟的水 /王建乐
发表时间:2016-04-12 作者:王建乐 资料来源:略阳信息办 点击: 字体大小:[    ]
分享:

王富沟的水  作者:王建乐

二十多年前,我曾经与县政府办的同事到过一次王富沟。当时都是小乡,王富沟归属史家院乡管辖。由县城驱车先是到乡政府稍事休整后,乡政府干部做向导,又返回蒿坝村一个叫中营的地方,停车徒步进入王富沟。当时,王富沟发现溶洞群风传的厉害,有必要先睹为快。一行人前后探访青蛇洞和硝洞,觉得在略阳南路有如此巨大的溶洞群,实在有些震撼。于是,我写了一篇信息《略阳发现王富沟溶洞群》,政府办领导认为政府转型要为经济建设服务,就作为政务信息发在了《略阳信息》上,后又见諸于《汉中日报》等报刊。

今年四月初,有热衷于略阳农业生态开发的朋友,试图寻找一方“桃花源”,作为生态农业和旅游观光的去处。我在南路工作三年,多少有一点第二故乡的情结,朋友相约,欣然前往。说实在的,王富沟与二十多年前没有多少变化,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如果说有变化,那就是我当时还是不足三十岁的年轻人,现在已经年过半百。那时候年轻,行走如风,五步并着三步走,错过了很多景致,如今是三步分作五步走,步如蜗牛。这也好,正给了我一个且行且悠闲赏水的机会。

王富沟的水是一泓隐藏在深谷大野中的清流,清纯甘冽不染俗尘,经流山谷,翻石越涧,一路而去。犹如田地里耕耘的农夫,你催他也好不催他也罢,你褒他贬他阻他,他都会坦然自如地去劳作。在矿山云集的略阳,要找出一沟清亮的好水,唯有矿产极其匮乏的南路。围绕着寒峰的山系,没有赐予当地人即时的暴富,却蕴涵了护佑后人千年安宁的丰富水源,它可以使那里的人呼吸顺畅、皮肤白净、腿脚硬棒、身体健康,男娃长得帅气,女娃长得靓丽,虽然兜里银子不多,但却温饱不愁,一段身材、一张俊相却在人面前活出了尊严。正是这水,在千百年的流淌中滋润了山川,也滋润了一个个生命载体。王富沟的水定然也是这样的。

 水有行姿而优美,山有气韵而丰华。王富沟无论从水的行姿还是山的气韵来说,都堪称精致,奇妙而不娇饰,浑朴、自然、坦若、自由。听那水声抑或是少女的轻歌、婴儿的欢笑、壮汉酣睡的声响。整个峡谷沟深坡陡且落差大,不到两公里的路程就有大小上百个行姿不同的瀑布。有的瀑布是从乱石丛中跳出的,在一块巨大光滑的巨石上抛下,溅珠摔玉,在阳光的照射里闪着耀眼的七彩;有的隐藏在浓郁的古藤老树中层层叠叠悠然而下,舒展、恬静而飘逸,宛如一缕袅袅升起的香影,让人内心沉静顿结佛缘;有的避开河床从一扇壁立的巨石脊上窜出,集一束清流喷薄而出,洒脱、惬意而豪放,随之间平缓蜿蜒流去,犹如潇洒的一抹云烟。

有水的地方必有树必有石,王富沟的树不大石也不奇,但苍老的树根部和石头上,都依附着厚厚的青苔,长着通耳草、石菖蒲、断肠草和一些临水而居不知名的花草。菖蒲是文人案头的所爱,断肠草是诗人笔下泣血的符号,想必在自然界也有拂尘禅定和生离死别的时候。当然这些与王富沟的水无关、与瀑布无关,正是有了这些深幽的树木和石头,以及那些知名的和不知名的花草,构成了水流的清丽多姿、瀑布的丰富多彩。

最让我震惊和亲切的是,在王富沟竟然有一个石瓮潭,与我三十多年前工作的石瓮子乡那汪潭水形态相似,使我有一种重回故地的感动。瓮罈直径四米多,口沿圆而隆起,水深不可测,半崖上瀑布跌入其中,泛起碧玉般的波浪,在口沿满溢而去。几千年几万年抑或是更长,无论是淤泥顽石朽木,都难以填埋,它凭借着自己的漩力逐一清理,保持着自己的原貌。这实在是一种的自然的造化和神奇啊。

【版权声明】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出自“略阳政府网站”并署原作者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