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略阳文人 > 略阳历代文化人 > 正文
略阳文化传播人—北宋兴州太守晁仲约
发表时间:2015-06-12 作者:石志刚 资料来源:略阳文联 点击: 字体大小:[    ]
分享:

在略阳历史上,有很多值得记忆的人,象东汉元初二年间,疏浚沮县至下辨嘉陵江航道的武都太守虞诩、东汉建宁三年,主持修建析里栈道的武都太守李翕、唐天宝年间撰写《宴游记》的房涣、南宋绍定年间复刻《郙阁颂》碑石的沔州太守田克仁、南宋绍兴年间在仙人关大败金军的吴氏兄弟、明正德年间修筑略阳县城而死节的扶风县令孙玺、明嘉靖年间编撰《略阳县志》的知县李遇春等。这些人,无论是在略阳任职还是寓居略阳,他们都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为略阳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贡献,受到略阳历代士民的尊崇,他们的事迹也永远记录在略阳的历史档案中。

然而,在略阳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有一个人,他为略阳的文化建设和文化传播同样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重修略阳东池,恢复了略阳的一道景观,引来苏轼、苏辙、文同和司马光等大家的赞赏,为略阳文化事业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他最早将《郙阁颂》拓片作为地方文化礼品寄送他人,使这个人文瑰宝走出略阳,走向全国,为略阳文化宣传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令人不解的是,这个人在略阳的历代史志却很少提及,似乎消失在略阳的历史记忆中,他就是北宋年间的兴州太守——晁仲约

关于晁仲约的生平,宋代的官方资料中记载较少。据《新修清丰县志》及《晁氏族谱》记载:晁仲约工于文学,与王安石、苏轼、文同等都有文字交往,有《文集并杂著》二十五卷,只可惜现在只有一篇《文庙记》流传下来,收录在《全宋文》第十四册中。另外,《欧阳文忠公集》卷三一《程公墓志铭》、卷二一《程公神道碑铭》零星记载有晁仲约妻子的一些信息:晁仲约妻,程氏(程颐堂姐妹),官宦世家,父程琳,字天球,中山博野人,官至参知政事。

世人对晁仲约的了解,都来源于苏辙所撰的《龙川别志》中的一个颇有争议的故事:北宋庆历中,晁仲约在高邮(今江苏高邮)任知军(统理府州的军事长官),此时强盗张海率众将从高邮经过。晁仲约认为凭自己的实力无法抵御这伙强盗,就晓谕城中百姓,让富商大贾拿出金银布帛和牛羊美酒,摆在城外,犒劳强盗。张海兵不血刃拿了东西,果真没有为难百姓就绕城而去。事情过后,朝廷里的文武百官都十分生气,宋仁宗更是大怒。大臣富弼极力主张诛杀晁仲约,后来幸亏有范仲淹出来打圆场:“如果城里的兵力足以战胜这班强盗,能守住城池,而晁仲约不仅不抵抗,反而贿赂他们,依法当诛。可是高邮城里既没有士兵,又没有武器,况且老百姓也愿意破财消灾,对晁仲约的决定非常赞同。如果杀了他,恐怕不符合制定法律的本意。”仁宗皇帝听后,也觉得在理,就放过了晁仲约。躲过这一劫的晁仲约后来又当上了兴州太守。

关于晁仲约任兴州太守的时间,史料没有记载,只有从与之交往的洋州(今陕西洋县)太守文同和大文豪曾巩身上找到一点踪迹。

文同(1018~1079年),字与可,号笑笑先生,人称石室先生。北宋梓州梓潼郡永泰县(今属四川绵阳市盐亭县)人。著名画家、诗人。他与苏轼是表兄弟,以学名世,擅诗文书画,深为文彦博、司马光等人赞许,尤受其从表弟苏轼敬重,曾在洋州演绎了“胸有成竹”和“含笑喷饭”两个成语典故。文同于北宋熙宁五年(1072)调任兴元府(今汉中)知府,次年三月赴任。熙宁八年(1075)十月,任满后调任洋州知州。元丰元年(1078),文同受调回朝见神宗,次年正月赴湖州(今浙江吴兴)就任,并于赴任途中病逝于陈州(今河南淮阳)驿舍。

就在文同在洋州任职期间,晁仲约在兴州任太守,新开了兴州东池并修建晴碧亭。据《文同年谱》载:文同于熙宁十年(1077)“解洋州任,冬赴京师”。此次奔赴京师,经兴州,走故道,过大散关。路过兴州时,曾与晁仲约相见并为东池作诗。文同《丹渊集》载:“余过兴州,太守晁侯延之于东池晴碧亭,且道其所以为此池亭之意,使余赋诗。”又据《曾巩文章全集》卷五十《汉武都太守汉阳阿阳李翕西狭颂》载:“盖嘉佑之间,晁仲约质夫为兴州,还京师,得郙阁颂以遗余。”由此判断,晁仲约任兴州太守的时间应该是嘉佑至熙宁间。

晁仲约在兴州任上,在紧靠外城的地方新开东池、修建晴碧亭,为兴州增加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百姓们称赞不已,“自言官长如灵运,能使江山似永嘉”,文同作诗相贺,甚至司马光《司马文正公传家集》有《寄题兴州晁都官东沼,沼上有唐郑都官诗刻石》、苏轼有《寄题兴州晁太守新开古东池》、苏辙有《兴州新开古东池》等诗都对其大加赞赏。这些文人墨客的诗作,不仅极大地提高了兴州的知名度,也为兴州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

在文同来兴州时,晁仲约还向到访的墨竹画家文同赠送了地方文化特产—《郙阁颂》拓本。文同《丹渊集》卷十七“梁洋诗”《拙诗六韵奉寄兴州分判诚之蒲兄》遂有记录:“乳柱石窟寺,不辨文字古。主人好事者,乃我诗酒侣”,自注:“郙阁汉铭。”另外,晁仲约还于嘉佑年间向当时著名政治家、散文家、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奉送了该拓片。事后曾巩对拓本认真校勘,甚至纠正了欧阳修将《西狭颂》主人公“李翕”误为“李會”之讹,这不能不说有晁仲约的功劳。

根据以上分析,参考《全宋文》卷五九八中的记载,对晁仲约生平描述如下:晁仲约,字侯延,生卒年不详,先世为澶州清丰(今河南濮阳)人,后徙家彭门(今江苏徐州)。祖父晁迥,妻程氏(程颐堂姐妹,中山博野人程琳之女)。庆历二年(1042)进士及第,庆历三年(1043)任高邮(今江苏高邮)知军;嘉佑(1056-1063)中,累官屯田员外郎;嘉佑年后期至熙宁十年(1077)前后任兴州(今陕西略阳)太守。工于文学,与王安石、苏轼、文同、司马光、曾巩等人俱有交往。《新修清丰县志》卷九载有《晁仲约文集并杂著》二十五卷,其传世作品《文庙记》收录在《全宋文》第十四册中。苏辙在《龙川别志》收录有其在高邮任知军时“以金贿盗”的故事。其在兴州任上,曾新开东池并建晴碧亭,受到当地百姓的赞许和众多文友的诗贺,为兴州文化事业做出了贡献。

晁仲约,略阳人不该忘记的文化建设者和传播者。

附录一:苏辙《龙川别志》关于晁仲约的记载:

庆历中,劫盗张海横行数路,将过高邮。知军晁仲约度不能御,谕军中富民出金帛,市牛酒,使人迎劳,且厚遗之。海悦径去,不为暴。事闻,朝廷大怒。时范文正公在政府,富郑公在枢府,郑公议欲诛仲约以正法,范公欲宥之,争于上前。富公曰:“盗贼公行,守臣不能战,不能守,而使民醵钱遗之,法所当诛也;不诛,郡县无复肯守者矣。闻高邮之民疾之,欲食其肉,不可释也。”范公曰:“郡县兵械足以战守,遇贼不御,而又赂之,此法所当诛也。今高邮无兵与械,虽仲约之义当勉力战守,然事有可恕,戮之恐非法意也。小民之情,得醵出财物,而免于杀掠,理必喜之,而云欲食其肉,传者过也。”仁宗释然从之,仲约由此免死。既而富公愠曰:“方今患法不举,方欲举法,而多方沮之,何以整众?”范公密告之曰:“祖宗以来,未尝轻杀臣下,此盛德事,奈何欲轻坏之?且吾与公在此,同僚之间,同心者有几?虽上意亦未知所定也,而轻导人主以诛戮臣下,它日手滑,虽吾辈亦未敢自保也。”富公终不以为然。及二公迹不自安,范公出按陕西,富公出按河北,范公因自乞守边。富公自河北还,及国门,不许入,未测朝廷意,比夜徬徨不能寐,遶床叹曰:“范六丈,圣人也!”

附录二:《曾巩文章全集》卷五十·金石录跋尾十四首《汉武都太守汉阳阿阳李翕西狭颂》

汉武都太守、汉阳阿阳李翕《西狭颂》:武都太守、汉阳阿阳李翕,字伯都,以郡之西狭阁道通梁、益,缘壁立之山,临不测之溪,危难阻峻,数有颠覆?坠之害,乃与功曹吏李?定策,敕衡官掾仇审治东坂、有秩李瑾治西坂,钅巽烧大石,改高即平,正曲广厄。既成,人得夷途,可以夜涉,乃相与作颂刻石。其文有二,其所议一也。其一立于建宁四年六月十三日壬寅,其一是年六月三十日立也。又称翕尝令渑池,治崤?之道,有黄龙、白鹿之瑞。其后治武都,又有嘉禾、甘露、木连理之祥。皆图画其像,刻石在侧。盖嘉佑之间,晁仲约质夫为兴州,还京师,得《郙阁颂》以遗余,称析里桥郙阁,汉武都太守、阿阳李翕,字伯都之所建,以去沉没之患。而“翕”字残缺不可辨得,欧阳永叔《集古录目跋尾》,以为李会,余亦意其然。及熙宁十年,马城中玉为转运判官于江西,出成州,所得此颂以视余,始知其为李翕也。永叔于学博矣,其于是正文字尤审,然一以其意质之,遂不能无失。则古之人所以阙疑,其可忽欤!近世士大夫喜藏画,自晋以来,名能画者,其笔迹有存于尺帛幅纸,盖莫知其真伪,往往皆传而贵之,而汉画则未有能得之者。及得此图,所画龙、鹿、承露人、嘉禾、连理之木,然后汉画始见于今,又皆出于石刻,可知其非伪也。汉武帝元鼎六年,以?陇西南接于巴蜀,为武都郡,及其后始分而为兴州、为成州,成州则武都之上禄也。郙阁立于建宁五年,翕治崤?、西狭、郙阁之道,有益于人,而史不传,则颂之作,所以备史之阙,是则传之亦不可以不广也。

附录三:文同、苏轼、司马光及苏辙的诗作

1余过兴州太守晁侯延之于东池晴碧亭且道其所以为此池亭之意使余赋诗

文同

郑谷题诗处,荒凉不复知。

使群来问日,景物欲归时。

崖巘供清溜,亭台绕翠漪。

主人怜过客,借与傲炎曦。

2、寄题兴州都官东沼,沼上有唐郑都官诗刻石

司马光

名郎游胜地,心迹继风流。

昔为题诗著,今因好事修。

四山相照映,五马屡淹留。

相见波光净,依然一片秋。

3寄题兴州晁太守新开古东池

苏轼

百亩新池傍郭斜,居人行乐路人夸。

自言官长如灵运,能使江山似永嘉。

纵饮座中遗白帢,幽寻尽处见桃花。

不堪山鸟号归去,长遣王孙苦忆家。

4、兴州新开古东池

苏辙

山绕兴州万叠青,池开近郭百泉并。

昔年种柳人安在,累岁开花藕自生。

波暖跳鱼闻乐喜,人来野鸭望船鸣。

西还过此须终日,为问使君行未行。

【版权声明】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出自“略阳政府网站”并署原作者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