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学讲堂 > 道家经典 > 正文
妄言《道德经》
发表时间:2015-02-02 作者:佚名 资料来源:网络 点击: 字体大小:[    ]
分享:

以自己的生活阅历和思想境界,谈对《道德经》的体悟,实在是妄言

老聃,涡河流域能诞生一位伟大的哲人,足已可见这条大河、这块土地蕴藏着多么深远厚重的灵气。后人称老聃为道教鼻祖,等于给一位伟大的思想家戴上一顶县官的小花帽,不伦不类,荒诞不经,甚至有些可笑。一提教派,总会让人想起虚幻的教主;一提道教,很容易让人想起脏兮兮、装模作样的牛鼻子道士,故作清高、故弄玄虚的样子实在让人作呕。

老聃并非如此,他是活生生的现实的人,只是他有着睿智的思想和强大的内心,在繁星下,在涡河边,思索着人类存在的意义。

老聃,更应该称其为“伟大的哲人”或“人类心灵和思想的明灯”,所著《道德经》,历经三千个春秋风雨始终温润着东方的心灵。

关于道,老聃开篇即言: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译文:“道”是可以用言语来表述的,它并非一般的“道”;“名”也是可以说明的,它并非普通的“名”。“无”可以用来表述天地浑沌未开之际的状况;而“有”,则是宇宙万物产生之本原的命名。因此,要常从“无”中去观察领悟“道”的奥妙;要常从“有”中去观察体会“道”的端倪。无与有这两者,来源相同而名称相异,都可以称之为玄妙、深远。它不是一般的玄妙、深奥,而是玄妙又玄妙、深远又深远,是宇宙天地万物之奥妙的总门)。

我愚笨地理解:道,即不以人类意识而存在的自然法则,冥冥而亘古的运行。万物因顺应它而诞生继而发展,人类也在慢慢地发现它中建立了意识和思想。对于这个亘古存在的自然法则,人类为了表述它,给它命名为“道”(一个文字符号)。因此,老聃言:“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尽而言“人法地,天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即人类哲学的起源和基础,以物质的自然法则和人类的意识来表现。相比于某些教派唯心地树立一个拟人的万能教主来供奉,可见老聃何等的伟大!

《道德经》洋洋八十一言,绝非宣扬遁世无为的消极思想,而且讲述社会和人生的大智慧,似“无为”实“有为”,最终意在“有为”。只是此“有为”不是儒家所主张的极为入世,而是顺应“道”之精神,养心、立身、处世、治国。 体悟《道德经》的同时,我也在读《易经》。《易经》是天地间人类哲学的集大成者,在我浅悟,《易经》核心的哲学思想在于“变化”,即宇宙万物始终按照亘古的法则在变化、在转化,作为天地之间的人,唯能做到的,是了解亘古法则的变化趋势,从而“趋利避害”(这也是《易经》上古以来一直作为人类占卜用书的原因吧)。

我粗浅地认为,《道德经》与《易经》的哲学思想是一脉相承的,辩证相对、物极必反和始终变化的思想贯穿全篇。但相对于《易经》而言,《道德经》更加注重把“道”之精神内化于人之心、外化于人之行;从而不致于像《易经》那样成为人临时抱佛脚的占卜用书。 静心潜读,《道德经》句句值得玩味,值得深思,并在三千年历史风云中演绎,使得读史更有心得,心境愈加淡定,心智愈加开阔。

仅举几句,若结合历史及现实来品,实在值得玩味:

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委曲便会保全,屈枉便会直伸;低洼便会充盈,陈旧便会更新;少取便会获得,贪多便会迷惑。所以有道的人坚守这一原则作为天下事理的范式,不自我表扬,反能显明;不自以为是,反能是非彰明;不自己夸耀,反能得有功劳;不自我矜持,所以才能长久。正因为不与人争,所以遍天下没有人能与他争。古时所谓“委曲便会保全”的话,怎么会是空话呢?它实实在在能够达到。)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大“道”空虚开形,但它的作用又是无穷无尽。深远啊!它好象万物的祖宗。消磨它的锋锐,消除它的纷扰,调和它的光辉,混同于尘垢。隐没不见啊,又好象实际存在。我不知道它是谁的后代,似乎是天帝的祖先。)

持而盈之不如其己;揣而锐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遂身退,天之道。(执持盈满,不如适时停止;显露锋芒,锐势难以保持长久。金玉满堂,无法守藏;如果富贵到了骄横的程度,那是自己留下了祸根。一件事情做的圆满了,就要含藏收敛,这是符合自然规律的道理。)

天下皆谓我道大似不肖。夫唯大故似不肖。若肖,久矣!其细也夫。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今舍慈且勇,舍俭且广,舍後且先,死矣!夫慈以战则胜,以守则固。天将救之以慈卫之。(天下人能说“我道”伟大,不像任何具体事物的样子。正因为它伟大,所以才不像任何具体的事物。如果它像任何一个具体的事物,那么“道”也就显得很渺小了。我有三件法宝执守而且保全它:第一件叫做慈爱;第二件叫做俭啬;第三件是不敢居于天下人的前面。有了这柔慈,所以能勇武;有了俭啬,所以能大方;不敢居于天下人之先,所以能成为万物的首长。现在丢弃了柔慈而追求勇武;丢弃了啬俭而追求大方;舍弃退让而求争先,结果是走向死亡。慈爱,用来征战,就能够胜利,用来守卫就能巩固。天要援助谁,就用柔慈来保护他。)

《道德经》鲜明地阐述了人存在的意义,张显着“道”之精神和人性的光辉! 在老聃看来,人存在即应顺应“道”之精神。道之精神如何体现的呢?即“大道泛兮,其可左右。万物恃之以生而不辞,功成而不名有。衣养万物而不为主,常无欲可名於小。万物归焉,而不为主,可名为大。以其终不自为大,故能成其大。”(大道广泛流行,左右上下无所不到。万物依赖它生长而不推辞,完成了功业,办妥了事业,而不占有名誉。它养育万物而不自以为主,可以称它为“小”,万物归附而不自以为主宰,可以称它为“大”。正因为他不自以为伟大,所以才能成就它的伟大、完成它的伟大。)

故人顺“道”之精神,即要“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於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最善的人好像水一样。水善于滋润万物而不与万物相争,停留在众人都不喜欢的地方,所以最接近于“道”。最善的人,居处最善于选择地方,心胸善于保持沉静而深不可测,待人善于真诚、友爱和无私,说话善于格守信用,为政善于精简处理,能把国家治理好,处事能够善于发挥所长,行动善于把握时机。最善的人所作所为正因为有不争的美德,所以没有过失,也就没有怨咎。)

这才是人类崇高的精神境界和追求!(转载自网络)

【版权声明】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出自“略阳政府网站”并署原作者名。
返回顶部